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118章0年鼎盛下一派腐朽四0大更
 热门推荐: 我在大唐有后台 神魔书 原来你是这样的天选之子 大梦主 传奇浪潮十八年 狩猎邪神计划书 星武耀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秦衣先是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赵舞珏并不着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秦衣进入城楼之内详谈。
二人进入城楼之中,面对而坐。
城楼中并无其他人,赵卿关好门,守候在门外。
秦衣面上露出些许思忖之色。
方才赵舞珏简单的两句话,却说得情真意切,而且细细想来,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原来瑞雪城千年鼎盛之下,藏匿的是一派腐朽。
而且,家丑不可外扬。
如果不是危机到了一定关头……这么重要的事情,绝不可能轻易告诉自己这个与瑞雪城没有半点关系的人。
可任秦衣绞尽脑汁也难以想到,自己在这场瑞雪危机之中,究竟能起到啥作用?
就算自己修行的是那什么圣人绝学,可真的能救得了瑞雪城吗?
赵舞珏见到秦衣陷入了思考,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秦衣犹豫了片晌,才拿出了一个最想知道的问题问道。
“赵城主,既然瑞雪腐朽之态已现,且顽固到了连赵城主都束手无策的地步……”
“那为什么赵城主就相信,我一个外来的后辈末学能做到呢?”
赵舞珏平静答道。
“接下来我所说的一切,尽皆是瑞雪城之隐秘,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希望秦先生勿要外传。”
“其实在瑞雪之中,有一个由来已久的传说。”
“不知究竟是传言还是古语成谶,传说表明我瑞雪会在最辉煌之时坠入深渊之中。”
“并非是舞珏自夸,但说起来,舞珏开辟剑仙第五境,独创退雪剑,乃是瑞雪城千古未有之事,剑道更因此进入前所未有的鼎盛期。”
“每每想到这些,舞珏内心非但不敢自傲,反而感到忧心。”
“天下剑道虽一派欣欣向荣之态,如春风吹时蓬勃新生的野草,但眼下瑞雪之情形,与传说所述之辉煌何其神似?”
“故,舞珏只能寄希望于这记载在瑞雪禁录中的传说。”
“唯有圣人三绝之门徒,方能解我瑞雪之困局。”
“早在三个甲子以前,家父便有所预感,瑞雪可能会有灭顶之灾。”
“故而命舞珏尽瑞雪一切所能,寻找圣人门徒。”
“舞珏因此出山遍游天下,只为找寻圣人门徒,但终究不得其法。”
“后家父命我回城继承瑞雪基业,而他则亲自出城,寻觅破解危机之法,寻觅圣人门徒。”
“但如今三个甲子已过,家父杳无音讯、生死不知,圣人门徒不见其踪,着实让我满腹惆怅。”
“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有门人禀报,已然找到圣人门徒之踪迹。”
“我便迅速将城中要务迅速处理完,亲来大宛城迎接圣人门徒入城。”
“这便是一切前因后果,秦先生可听明白了?”
秦衣若有所思,心中也有自己的算计。
自从那次教授李长逍学习无名剑诀之后,他就看出自家的无名剑诀有大不凡之处。
可以让没有修炼天赋的人进行修行。
甚至还能救人于将死之际。
确实神奇。
从那以后,他就决定不再轻易展露自己的剑诀。
以防被人看出其神奇之处。
但有一说一,除了以上这两点以外,他其实也并没觉得这套剑诀与寻常市面上的剑诀有何不同之处。
就连修行的剑气也看不出任何特别……
也正因如此,在过雪阻的时候,他才敢动用体内的部分剑气给守关的瑞雪城人看。
可却没想到,还是被瑞雪城的人发现了剑诀的异常,而且还尊称是什么圣人剑道。
他心中实在是不解。
皱着眉头问道。
“赵城主……有些事情我实在不解,希望赵城主能为我解惑。”
赵舞珏点点头,温和道。
“有任何疑问,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必会尽力解答。”
秦衣抿了抿嘴,略带试探性的问道。
“赵城主,我自问自己隐藏的不错,而且自身修行的剑气与寻常剑修的剑气并无任何不同。”
“为何你们就能肯定,我所修行的乃是那什么……圣人绝学?”
赵舞珏淡淡一笑。
“不错,圣人绝学的确本就有隐藏之效,即便放在外人眼中,也很难一眼视其真容。”
“……或许寻常的武夫、剑修、乃至宗师,都很难发现你所修行剑道的奇异之处。”
“可我瑞雪城身为剑道起源之地,自然也有异于他人之秘法,能够感知出圣人绝学与寻常剑道的差别。”
“也正因如此,外人看不出你是圣人门徒,而我瑞雪城修行了秘法的人,便能认得出。”
“你所修行的正是圣人绝学没错。”
“你也更不必担心,我会因为你所修行的绝学而产生什么异心。”
“圣人绝学虽好,但舞珏修行瑞雪剑道至今,已然不可能更改转修它门绝学。”
“至于城中其他人,在舞珏的威慑之下,也定不会对秦先生有任何异心、更不会将此绝密泄漏于外。”
秦衣抓住了对方话中的关键字眼。
“在舞珏的威慑之下”。
难道说,现在瑞雪城内的秩序,全都在靠着赵城主一个人的威慑,才能勉强保持……?
他继续问道。
“那……姑且就算是我修行的真的是你们口中的圣人绝学,但瑞雪城之安危,也不可能真的落在我的头上吧?”
“赵城主,你已经是我们眼中的神仙才能达到的境界了。”
“连你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一个第四步的剑修,又能怎么做?”
赵舞珏脸上仍然非常平静。
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许思虑之色。
“其实寻到你之前,我也曾千次百次的询问自己……”
“就算有朝一日真的找到了圣人门徒,又能否解决掉瑞雪城根深蒂固的腐朽之态呢?”
“但经我苦思苦想,终于明白古语谶言并非无用。”
“圣人门徒,圣人绝学,也许真的是解决瑞雪根本问题的唯一方法。”
秦衣脸色微微一变。
“莫非,赵城主想要晚辈将所修行的剑诀,传授给瑞雪城中的每一个人?”
如果真是这个要求的话……
哪怕瑞雪城人千里护送,哪怕赵舞珏亲自开口,他也不会答应。
他虽然心善,但也不是傻蛋。
上次之所以教给李长逍……
一来是救人一命。
二来……也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他怀疑李长逍在临死之际,遇到的那个喊出“秦小庭”名字的奇人,可能是他出家在外、不知去向的父亲或是母亲。
换句话说,他是在“父母”的授意之下,才教给李长逍的。
赵舞珏摇了摇头。
“不,瑞雪城自有千古传承,即便舞珏身为瑞雪城主,也不可能废传承而转修他道。”
“更何况圣人绝学乃是稀世至宝,让秦先生公开传授乃是强人所难。”
“舞珏不会做强人所难之事。”
秦衣这才算安下了心。
他现在毕竟是深入虎穴,与瑞雪城往日也并无任何来往。
所以无论外界说的赵城主人品有多好,为人有多好……
他没有亲眼见到,便不会尽然相信。
他也怕赵城主不顾形象,强行逼迫他交出剑诀。
那他就真的只有死这一条路了。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确实如传闻那般,温润如玉,谦和有礼。
对自己一个小辈,还能一口一个先生的叫着。
这天下第一人的人品,应该还是信得过的。
“那……赵城主有何打算,晚辈愿闻其详。”
赵舞珏站起身来。
“既然舞珏叫先生自千里外来到我瑞雪,便一定不会让先生吃亏,这一点,希望先生放心。”
“至于具体如何安排,咱们不妨先回瑞雪再议,秦先生以为如何?”
秦衣也站起身来。
将心中的一切顾虑丢到一边,有对方的这句话在,他就相信此次自己的瑞雪之行应当是万无一失。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
这次本应很快结束的瑞雪之行,其坎坷程度远远超乎他和赵舞珏的最初预料……
……
高空之上。
一道灿金色的光芒犹如闪电,亦如流星,一闪而过。
速度快到了极致。
秦衣身躯略有些颤抖的匍匐在大翅鹏凰厚厚的羽毛之中,感受到耳畔风声呼啸而过,却丝毫不觉得寒冷。
侧头一看,赵舞珏正安然盘坐在他的身边,淡笑着看着他。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脸色有些苍白的坐了起来。
“是,是我失态了,让城主见笑了。”
赵舞珏淡然一笑。
“秦先生初次高空飞行,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也是自然,我家雪儿第一次坐上鹏凰背上之时,还曾哭着央求我下去。”
如此说着,赵城主脸上流露出前所未见的温柔之色。
秦衣早就听说赵城主大半生都在闯荡江湖、为瑞雪城殚精竭虑。
直到二十几年前,才刚刚娶妻。
妻子是北固山门今代掌门人炁清师姑的师姐,从前道号炁荣,成亲后用的是本名,江晚仪。
现为宗师谱第十四。
曾是赵舞珏闯荡江湖时的至交好友。
所以别看赵城主现在已经是将近二百岁的人了,膝下却只有一个刚刚及笄不久的女孩。
名唤江欲雪。
跟母亲的姓。
赵舞珏这也算是老来得子,对爱女视若掌上明珠一般。
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平素与人谈论起女儿之时,脸上总会洋溢出幸福、得意的笑容。
属于三句话不离自家闺女的性格……
大翅鹏凰乃是瑞雪的守护兽。
天下仅此一只。
飞行速度奇快无比,甚至比最顶尖的飞行灵妖的速度还要快上一筹,飞行时背上极稳,连一丝一毫的颤动都没有。
而周围的寒风劲雪,也全都被赵舞珏的护体气劲阻隔在外。
所以二人只是闲聊了两句,秦衣就习惯了坐在鹏凰背上的感觉。
不适感渐渐消退。
他再度擦了擦头上的汗,正色道。
“赵城主,咱们抵达瑞雪城后,究竟有何安排?”
赵舞珏目光直视前方,眼神微微一凝。
“在此之前,有些事,我希望你能明白。”
“瑞雪之腐朽,深入骨髓,源自根本。”
“主要原因,说到底,乃是千年鼎盛积攒下的骄傲。”
“是老辈人目中无人的顽固,也是年轻人眼高手低的自负。”
“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最难更改,所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正是如此。”
“古人都说,富贵无三辈,因为享受惯了骄奢淫逸的人会变得猖狂、会变得自傲、会变得蔑视众生。”
“这是瑞雪城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从舞珏小的时候,城中便是如此景象。”
“而这般骄傲造成的结果就是,貌合神离,看似太平,实则空洞。”
“一旦有根导火索出现,便会燃起燎原大火,淹没整个瑞雪。”
“其实,如若不是我自很小的时候,便被父亲赶出了城中,性格源自于江湖,恐怕也会沾染了城中的浮躁奢靡之气。”
“这些年来,我一边寻找圣人门徒,一边致力于更改城中的风气,但这种风气不仅毫无改善,反而越加畅行。”
“瑞雪人,天生就有一股傲气,几乎看不上任何人,哪怕是刚刚出生没多久,满地打滚的孩子,看待外来人也都有一种视如草芥的冷漠和蔑视。”
“别看瑞雪被称之为天下最自由之地,只需要一柄剑,便能畅行瑞雪统辖的每一个角落。”
“但等你到了瑞雪城,一定会感受到其中蕴藏的暴戾。”
“眼下,瑞雪因为舞珏的威严尚在,所以还姑且能够碾成一股绳。”
“但我最怕的就是,一旦我不再执掌,一旦我失了威信,一旦我死了……则瑞雪城大厦必摧。”
“树倒猢狲散,分崩离析,只在朝夕。”
秦衣点点头。
对方说的这些,他已经从大宛城的谈话之中猜到了一个大概。
可眼下对于这些有了完全的了解后,他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
他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
心中一动。
“赵城主之所以能受万民敬仰,之所以在瑞雪有绝对的威严,正是因为赵城主乃是旷古绝今的剑道奇才。”
“一剑退雪,震慑天下,所以瑞雪城的子民爱你、敬你,所以瑞雪才能碾成一股绳。”
“如果希望日后还能保持如此,那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培养一个同样出众且强硬的领袖。”
“领袖的能力与性格,决定了一支队伍,一座城池的命运走向。”
赵舞珏眼神深邃,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孩子,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看待问题只能浮于表面。”
“一个优秀的领袖固然可以延续薪火,但终究治标不治本。”
“而且,说一句很现实的话,如今的瑞雪,不可能再培养出一位可以与舞珏并肩的领袖。”
“即便是我亲手培养,付诸一切苦心教导的女儿,也很难在未来承担大任……”
“这并不是根治病患的良方。”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