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111章儒亢8门
 热门推荐: 神魔书 梦回大明春 红楼春 诡秘之主 从红月开始 这是我的星球 我的1978小农庄 圣墟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卷奉山脉。
元晋王朝二国师悬集及傀儡藏匿地。
悬集眉头微微一紧,瞪视车晟。
“你,你说什么?杀不死?连你都杀不死他?”
车晟脸色有些暗沉,一反平素妖娆抚媚的劲头。
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种修行,虽然没有任何实力、没有杀人之力,但其他人也杀不了他?”
悬集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
“闻所未闻!”
车晟道。
“杂家从前曾偶然听大国师提起过一种早已失传的修行,名为儒亢八门。”
悬集眉头一挑。
“儒亢八门?儒……?难道是,儒教?!”
车晟点点头。
“不错。依大国师的话说,天地轮回自有因果造化。”
“自古以来,凡事、凡门,有盛就有衰。”
“别看道教已经盛极千年之久,自百国混战时期就有万全观横立于世,为天下道统之山。”
“但,实际上在很久以前,在道教兴起之时,却并未有如今盛景。”
悬集更加疑惑。
“道教兴起之时?那不是要追溯到百国混战之前了么?”
“可百国混战之前的历史,几乎没有任何史书记载,大多以半信史流传,是真是假未有定论。”
“几乎无人说得清楚,百国混战前,天下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
“也正因未有史料记载,咱们对百国混战前之历史一片模糊,才有了这许多的未解之谜。”
“譬如万全观究竟是如何建造并兴起的,譬如瑞雪城是如何显拔于世的,再比如无人问津之地……这些皆是无人能说清的。”
“大国师说的话……”
车晟继续道。
“虽然大国师说的话未必全部可信,但杂家只从大国师口中听说过如此成型且看似因果自通的史话。”
“大国师曾说过,在道门兴起之时,天下最为鼎盛的乃是儒教,儒教子弟遍行天下。”
“至于后来儒教究竟盛极转衰,道教和剑宗为何双双崛起,大国师也不甚知晓。”
悬集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面上同样露出沉思之色。
“既如此,那又与你所说的‘儒亢八门’有何联系?”
车晟道。
“大国师就是在谈及史话之时,无意中与杂家谈道,上古儒教,有一不传之秘,仅有儒教历代圣人龙首方能承袭。”
“亦为儒教三秘技之首。没错,那就是儒亢八门。”
“儒教第一代龙首曾言道,儒教子弟只应苦功学术,无心争端,更无心械斗,心存仁善,有教无类。”
“所以创此儒亢八门。”
“无杀人之道,无相争之能,但若他人对我不利,则八门自保我。”
“就是为了督告后辈,担任龙首者,不能争一时之短长,不能执掌杀伐,当心存仁善之心。”
“且修行了儒亢八门者,终生不能杀人,否则八门可保命,亦可反噬。”
悬集满头问号。
“你的意思是说,那叶司丞有了这劳什子的儒亢八门自保……”
“只要他自己不亲手杀人,只要他不想死,就谁也杀不了他?这怎么可能?”
车晟摇了摇头,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你莫要忘了,那儒亢八门只有历代龙首一人可以修习,所以换句话说,儒教上下,也仅有龙首一人拥有不伤之躯。”
“不过这也足够扯淡的!天下岂有不破之功?”
“对此,杂家从前也只是以笑话视之,却没想到当真能出现到杂家的眼前。”
“杂家之枪横在那叶猫子眉心前时,明明仅有半寸距离,可即便杂家耗尽体内一切内气,也难以动其分毫。”
“枪意,杀气,皆无法将其撼动!只要侵其身上,便如梦幻泡影,烟消云散。”
“杂家想来,这便是那叶猫子的保命手段。”
“不过说到底,天下并未有尽善尽美之事,也不可能有毫无破绽之修行……”
“杂家看来,这儒亢八门一定也有破解之法,否则为何那儒教会完全覆灭,时隔千年仍然未能再现于世……?”
“只是眼下,我们并不知道破解之法,杀不了那叶猫子,只能眼睁睁的看其搅弄北境,杂家这心中着实憋屈!”
“更何况,杂家身份已然暴露在叶猫子眼前,对陛下之大计,只怕会有妨碍!”
悬集却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等等,公公!”
“那叶猫子到底为何能够修行那消失千年的秘技【儒亢八门】,暂且不提,单说一点。”
“既然那叶猫子是因为修行了儒亢八门,才免于被行刺,但这也无法解释当日两位宗师失踪之谜!”‘
“儒亢八门,无法杀人,所以……也许失踪的那两位宗师,才是破解儒亢八门之关键。”
车晟伸手拦住了他。
“不,寻找儒亢八门的破解之法并非关键。”
“眼下,咱们需要商议的关键是……杂家的身份已然暴露,为防你我二人出师不捷身死大靖,是不是应当及时撤退!”
……
车晟来的快,去的也快。
鹊鸟忙凑了上来。
深呼吸了几下,才略有惊悸的道。
“好险,大人,如若不是生门赶至,只怕大人性命不保!”
叶司丞脸色淡淡,目光远视。
就在刚刚,车晟因为百般尝试杀他无果……
气急败坏的一掌轰碎了两侧幸存的石山,又将十里外的望穿崖一枪劈成了两段。
一眼望去。
一片狼藉,满目废墟。
他站在废墟之上,喃喃道。
“车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鹊鸟对于这个问题也是满心疑惑。
“大人,就算是宗师,想要从元晋悄无声息的跨越大靖王朝,出现在这里,也绝非一件容易事。”
“更何况,车晟又怎知咱们暗使大齐的具体时间,又怎能准确无误的现身于此,这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叶司丞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还需要思考一下……
鹊鸟受了不轻的伤,还有些站立不稳。
他注意到了这一点,示意鹊鸟先不要说话,坐下来调理内息。
鹊鸟才刚刚寻了一块较为光滑的石块坐下,准备静养伤势,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气息,再度抬起头来。
眼神炯炯。
口中惊道。
“大人!又有人来了!”
叶司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只见有一道身影,在成片的石堆废墟之上连续腾跃,飞速朝着这边接近。
鹊鸟以手扶剑,想要再度站起来,却被叶司丞按在了地上。
“勿急,此人身上并无杀意。”
鹊鸟一横手中剑,急道。
“大人!生门已破,此时若再有刺客……后果不堪设想!”
叶司丞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静观其变。”
“若今日当真是我叶央之大限,那无论如何挣扎,叶央也无法苟且。”
“所以,鹊鸟,切记,急躁二字最无用,只会空留破绽,冷静为先才好。”
“先等等看……”
二人说话间。
那道人影已经跃至近前,在不远处的废墟上站定,上下打量他们二人。
正是秦衣。
秦衣只是多看了几眼,就认出了叶司丞,大喜过望,忙深施一礼。
“草民,见过叶司丞。”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