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98章不如让我来试试下
 热门推荐: 窃香火者神 我真的不想喷人啊 大梦主 传奇浪潮十八年 我在大唐有后台 从八百开始崛起 神魔书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玉扳指忙站起身来,打开雅间的门。
果然看到太平先生在两位小伙计的搀扶之下,刚刚走到房门之外。
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眉头微皱。
玉扳指笑着解释说。
“太平先生,你可休要误会祁才子之言,祁才子并非是说先生的故事有何处不当。”
“祁才子乃是初听此篇佳作,替古人担忧,这才心有不快。”
“这皆是因为先生说书本领高超,简直令我等听者如临其境,深有所悟,哈哈哈。”
他让开身子,将太平先生让入房中。
听他这么一说,太平先生阴沉的脸色才略微缓和。
【瞿童换妻】是他最最珍惜且骄傲的作品,无论怎么样他也容不得别人糟蹋、看低他的作品。
秋棋勉强笑笑,懒得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
有些话,就算说出口来,也不会起任何的作用。
所以他选择不说。
在玉扳指的引荐之下,他和太平先生算是认识了。
三人分而落座。
秋棋感觉太平先生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而且眼神让他有些非常不舒服。
有几分审示、打量,又有几分轻蔑。
甚至还有几分淡淡的……敌意?
太老师,发生甚么事了?
你我初次相见,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
“早闻祁才子词压大文宴,名震兰摧城,老朽今日特来拜会。”
“人人都说这祁才子奇才亘古,无所不能,无一不通。”
“老朽岁至晚年,难以再创作出什么新篇,不知可否请祁才子为老朽指点迷津,为老朽摆脱江郎才尽之困局啊?”
这话乍一听,似乎是谦逊无比。
像是在求着祁秋指点一下他。
但配上太平先生阴阳怪气的那个劲头,谁都能听出这话是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
就像是在说:
他人不是都说你博学多才吗?
好啊?
我还真就不信了!
有本事你写出一篇好故事给我看看,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才学啊!
秋棋心中有些莫名其妙。
这不是摆明了挑事吗?
你一个说书界一顶一的老前辈,让我一个根本不通这一门的人给“指点迷津”?
这不是分明让我下不来台吗?
我真要现在动笔写,拿出一篇好戏本子来,是打你的脸,是不给你留面子。
可我真要是忍气吞声,心里又总觉得过意不去。
还特么有人把脸贴过来给别人踩的?
初看这太平先生入场时,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
秋棋以为这是一位精于书文的长者,是值得人尊敬的老前辈。
却没想到初次见面,居然要这般难为他一个后学之人?
他本来刚刚听那【瞿童换妻】就听了一肚子火。
现在再加上太平先生阴阳怪气的问话。
即便是脾气再好的人,心中也难免不舒服。
更何况秋棋的脾气本就不好,内心不由得更加火气上涌。
脸上仍没有任何变化,他很冷淡的回答说。
“祁秋乃末道后学之人,岂能与先生妄言什么“指点”?”
“只是在祁秋看来,先生说书之才,普天之下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但奈何这【瞿童换妻】确属太平先生之‘拙作’,难登大雅之堂。”
“这才使得今日所书未能尽善尽美,倒是祁秋游帝都之一大憾事。”
他说话之时,刻意把“拙作”二字咬的重了一些。
言下之意,就是在反唇相讥。
你刚刚不是说你江郎才尽,写不出好作品吗?
好!
我就依着你的话说,承认你今日所说的书,确实很烂,烂的就是一滩垃圾。
你能奈我何?
太平先生眉毛一竖。
“你……!”
他想呵斥,但是想了一下,对方完全是顺着自己的话说的。
没毛病啊……
自己根本没有理由呵斥。
他牙齿咬紧,居然被自己刨的坑给埋了。
旁边看着的玉扳指一个劲的冒汗。
他也不是傻子。
他从二人之间的交谈中看出一丝不太对劲来了,怎么火药味这么浓?
正想从中调和一下,门外突然传来叩门声。
紧接着,一个小伙计推门跑了进来。
“老板!澹台先生今日有事,无法来说书了!”
玉扳指眉头一皱。
澹台先生就是下一场开书的说书先生。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澹台先生经常性的晚到、或者不来。
据一些可靠消息表明,澹台先生最近似乎有意跳槽到另外一家茶馆去说书。
而他的新东家要他在临走之前,给隆合书馆制造一些麻烦,毁一毁隆合的名声……
他最近正因为这件事而头疼。
一方面他不能直接将澹台先生赶走,因为他还需要有人撑着门面。
澹台先生走了之后,书场的空缺他一时半会没有办法补上……
但要是继续留着澹台先生在,澹台先生变本加厉的晚到早退,败坏书馆的名声,也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他的当务之急,无疑是要尽快找到一位能够替代澹台先生的说书先生。
他侧过头,脸上带着讨好笑容的看向太平先生。
最近澹台先生没有说的书,都是由太平先生暂时填补上的空缺,代替澹台先生开的书。
今日既然澹台先生不来了……
他只能寄希望于太平先生愿意继续干这个累活,连续说两场书。
太平先生一捋胡须,心中暗道。
关键时刻,还不是需要老朽受累出马?
掌柜的妄图巴结拉拢的这个毛头小子,能做什么?能顶什么用?
出于心中这份不忿,他淡淡答道。
“掌柜的,你是知道老朽近日以来身体欠安的,连说两场……老朽实在力有不逮。”
“还是请俞黎先生,或是阮洪先生顶替澹台说这一段吧。”
玉扳指有些纠结,犹豫了一下。
“好吧……既然太平先生身体欠安,我还是另寻他人来代为说书……”
另一边的秋棋适时插口说道。
“刘老板,这第二场书……不如让我来试试?”
玉扳指和太平先生齐刷刷侧过头来看向他。
玉扳指惊道:
“祁才子还会说书?”
太平先生眼中的蔑视更深。
“祁才子,这一行有一行的修行,隔行如隔山。”
“祁才子精修道法之时又要苦读经书,莫非对这说书从艺一门,也有涉猎?”
“说书唱戏虽为下九流微末之学,不比道法之高,但却也是需要下苦工的。”
“且不说祁才子是否熟悉下一场开书所说之话本,单说这立于戏台之上的规矩,想来祁才子便不甚熟知……”
“祁才子如此这般一时意气,就不怕上了台,无从收场?”
在太平先生看来,这位祁才子在此时开口,说要上台去“试一试”,分明就是要毁他的招牌。
砸所有说书人的饭碗!
所谓台上一炷香,台下十年功。
没下过苦功,他凭什么说要“试一试”?
这么看不起我们这个行当?!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