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93章:正安帝,快要不行了?
 热门推荐: 传奇浪潮十八年 足坛风云路 赘婿 长夜余火 狩猎邪神计划书 沧元图 御九天 补天码农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93章:正安帝,快要不行了?
    八月五日。
大朝殿试预试开始。
据同样参加这场殿试的考生说:
这一日,有一位浑身是伤,面容狰狞的考生……
双手拄杖,大半个身子都以木杖支撑,艰难至极的走在考生队列末尾。
正是祁海。
他独自一人,步履蹒跚的挪步进入靖和殿。
人人为之侧目。
为之惊叹。
大靖竟有如此书生!
看到这一幕,坐在监官之位上的一众考监,各个眼圈通红。
甚至有一位考监,不顾礼法规制,离开监官之位,想要帮助这位身残志坚的考生。
却被祁海婉言拒绝。
祁海满面都是狰狞的创伤,一众考生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出他就是那位拔得诗关头筹、意气风发的祁文幼。
同样,也没一位考生敢靠近他。
祁海自始至终未发一语,他不想制造轰动,他只想参加殿试!
还有人发现,在预试的过程中,这位“残疾”考生跪坐的原地,浸出了鲜血。
而且,这位考生在预试的全程,身子都在颤抖,额头上汗如雨下。
一开始,身体还能勉强跪直。
可到后来,几乎将大半个身子都瘫在了桌案之上。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在经受这非人的痛苦!
但,全程八个时辰,他没喊一个疼字。
尽管他一直都在咬牙切齿,尽管他脸上的青筋完全紧绷,他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并不是最令人震撼的事情。
真正惊动整个靖和殿的事情是:
这位考生的双手发软,很难悬空握笔。
是以口衔笔,完成的整场预试。
在预试结束的时候,他想要强行站起身,却直接昏死了过去。
监官来到他的位置一看,考生身下的鲜血都浸透了大殿地砖!
入地三寸有余!
书写文章的宣纸之上,沾满了触命惊心的鲜血和汗水!
众监官吓了一大跳,急急忙忙的叫来医师,为之诊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后来批卷的考官看到这张“试卷”,无不色变!
没人能想象的到,这场长达八个时辰的预试,祁海到底是通过怎样的毅力熬下来的!
考生们本来以为,预试就是这位仁兄的终点了。
以这位仁兄的身体情况,殿试要是再来,恐怕就要去世了……
但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
八月六日。
那个拄杖蹒跚前行,每一步都分外艰难,每一个脚印都是血浆的考生,又出现了!
他走进了靖泰殿,参加了正式殿试!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不论这位考生写出来的文章、答卷到底如何,这次殿试的状元,只有他一人!
八月六日。
清晨。
靖泰殿内,监官落座。
却等待良久都不见有一位考生入殿。
众考监疑惑不解,派人去查探消息。
匆忙跑去查探消息的小太监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来自于天下各地,无不是地方才子,心高气傲的考生们,居然不约而同的走在了祁海的身后。
一个个眼神之中,都带着崇敬之意。
八月五日的预试,祁海走在考生队列的最后。
可八月六日的正式殿试,祁海却走在考生队列的最前方!
没有任何一位考生敢于越过他。
只是默默的跟随着他蹒跚的步伐,走在后面。
没人搀扶祁海,因为在考生入殿的过程中,是不允许有任何交集,也不允许有肢体接触的。
而且,以祁海的执着和倔强,也不会让别人帮他。
两侧,笔直站立,拱卫宫城的大靖禁军,因祁海一人,全部动容。
每当祁海经过的时候,他们都会微微躬身,低头不语。
这是一向看不起儒生的武夫们,对于一位文人最高的敬意。
……
今年的殿试非常怪。
第一怪,是因为出了一个残疾考生,引得整个宫城内一片惊呼。
第二怪就是——当朝天子,正安帝,自始至终未曾现身。
往年,无论是预试还是正式殿试,正安帝都必会坐在大殿核心的龙椅之上。
按照正安帝自己的话说就是:
“朕之子民都能受这八个时辰的磨人之苦,莫非朕就受不得?”
所以往年殿试的时候,正安帝都会亲身作陪。
无一缺席。
虽然每次都会因为撑不住而提前离去。
但至少,他给了所有考生一份心里安慰。
让考生们觉得,他们得到了天子的重视。
也让所有人发自深心的觉得:正安帝是一位有道明君,辅佐这样的君王才是正道!
可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安帝连一面都没露过。
龙椅上空空如也。
一众考生都甚觉可惜。
这么好的得到天子赏识的机会,居然错过了!
有些监官还为祁海感到可惜。
如果正安帝能够出席殿试,那么一定会因祁海而动容,一定会被祁海的举动震撼到。
届时,祁海定能直接得到天子青睐,平步青云。
可这次正安帝居然没有出现,没有见到殿试之中还有这么一位身残志坚的文人楷模。
当然,如果让祁海知道,居然还有人因为这一件事,替他感到可惜。
只会以一笑置之。
他身体状况如此艰难,还要来参加殿试。
从来都不是为了博得正安帝的青眼,更不是为了引人同情、怜悯。
只因为心中的那份坚定,只因为母亲的临终遗愿!
其他的,皆是笑谈。
疑惑正安帝未曾出席殿试的人,不只是满殿的考生、监官、考官,同时还有满朝官员。
因为那位虽然爱翻牌子,但却还算勤政的正安帝……已经整整三日未曾上朝了。
如果不是殿试的一应安排,礼部早就安排妥当了,殿试甚至差点都要面对无人主持的局面。
朝中一时有些不安。
陈角每日都等在宫城之外,告知前来上朝的官员说:“今日陛下龙体欠安,停朝一日。”
一连三日,都是这个托词。
而且,有人想要求见陛下,也都会被陈角直接驳斥回来。
这三天来,能够入宫觐见正安帝的,只有三人。
圣子。
武王。
内阁首辅王璞齐。
圣子和武王出宫之后,全都没有任何停留……
行色匆匆的回了府中,对于外界的询问声音不作任何回答。
同样是八月六日,殿试结束后。
王璞齐得到召命,入宫面圣。
直到深夜才出得宫来。
有几位朝中老臣等候在王府之中,见到他回来,立刻凑过来询问陛下情况到底如何。
他只以简单的一句“圣上之事,绝勿多问”作为回答。
几位老臣相互嘀咕了一阵,紧接着就全体凌乱了!
因为这八个字,背后隐藏的隐晦意思似乎是:
正安帝,快要不行了?!..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