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92章:命里无时莫强求
 热门推荐: 星武耀 神魔书 大梦主 我在大唐有后台 传奇浪潮十八年 农场,啤酒和理想生活 御九天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92章:命里无时莫强求
    祁海已经昏迷了将近十天,哪怕是在萝裳出手为他缝合经脉的时候,他都没有醒过来。
直到此刻,才猛然清醒。
他的意识还停留在被秉原摧残的时候……
所以尽管在剧烈地咳嗽着,身躯也在不断地向后退缩,不肯让小丫鬟扶他。
身躯不断颤抖着、挣扎着,双脚乱蹬。
嘴里还在含含糊糊的喊着:“头筹本就是小生的,本就是小生的!不是你的,不是你的……!”
门外,颜予走了进来,刚巧听到了这句话。
心中微微一痛。
多么倔强的孩子啊。
即便是面对秉原那般非人道的摧残,也仍然可以坚定的宣示头筹的地位。
不肯屈服于秉原的残忍手段之下。
何谓文人傲骨?
这才是啊!
文人理应如此。
是自己的,就必须是自己的!
任何人都不能抢走!
虽然古语都说,什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很多人都喊着这些口号。
但真等到了危急关头,能保持自身秉性恪守不变的人又能有几个?
祁海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孩子,而且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却能如此坚韧不屈!
只此一念,他心中的收徒心切不由更加沸腾。
祁海的情况,秋棋已经和他详细说过了。
四肢终生无法恢复如初。
行走之时不甚灵便。
用笔之时也很难做到像从前那般运笔如飞……
脸上还有一大片的狰狞伤疤,容貌尽毁。
当时秉原和虎齿,还想剜去祁海的双眼,割掉祁海的舌头。
秋棋早来一步,避免了这些灾难,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尽管如此,眼下的这些伤害,也足以摧毁一个人。
祁海现在算得上是半个残废,想要下地行走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将养。
颜予想过,收这样的祁海为弟子,会经受数不清的冷嘲热讽。
朝中,甚至是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嘲笑他的闭门弟子是个残废。
嘲笑他人至晚年,识人不明,挑了一个废物徒弟。
尤其是他的那些对头们……
他会因此承受很大的压力。
但他不在乎!
什么外人非议、冷眼,他都不在乎。
他颜予,作为大靖文坛的一把手,如果连收个心仪的弟子都要缩手缩脚,都要顾忌许多,那还当什么圣相?!
哪怕祁海真的只能躺着过这一生,他也愿意将之收为闭门弟子。
因为他在祁海的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坚韧不拔,不屈不挠,一片赤诚,还有那股对文学的钻研劲。
他加紧两步走到床榻前,轻轻扶住了祁海的后背。
他能感受到祁海浑身的肌肉都揪紧到了一起,口中含混不清的呼喊着,满脸痛苦。
身躯震颤的如同筛糠。
“孩子,都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在小老儿的府中,没人能对你怎么样的。”
“孩子,你受苦了。”
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有烫慰人心的作用。
祁海身躯颤抖的幅度微微降低了一些,纠结在一起的肌肉也缓缓松弛下来。
口中还在喘着粗气,可紧皱的眉头却松开了一些。
他一点一点的抬起头来,看向颜予。
一双原本纯净无比的眸子里,充满了无助、绝望以及无尽的痛苦。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但嘴唇却颤个不停,牙齿也在不断的打着架。
吞吞吐吐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颜予坐在床沿边,耐心的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以作安抚。
“孩子,没事了,没事了,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人能再伤害你。”
另一边,颜予的两位门生静静站着,偶尔对视一眼。
眼神中带着几分色厉内荏的尖锐。
良久之后,祁海狂躁不安的情绪才舒缓下来。
身躯的颤抖已经降到了最低。
他连续深呼吸几下,心神才算稳定了下来。
他盯着颜予,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颜……颜予先生,我,我没事了……我……”
他的声音很沙哑。
颜予眉头微微一皱,朝旁边的丫鬟挥了挥手。
“将伙房预备好的玉梨汤拿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旋即又回过头来。
“孩子,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话日后再说也不急,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以后每日秋心都会按时将饭菜送来,你安心静养。”
“你现在必须静养。”
祁海咽了一口唾沫,继续用沙哑干涩的嗓音问道。
“是颜予先生救了小生……收留了小生吗?”
颜予对于这个话题并没多做解释,只说是秋棋出的手,其它的没再多提,生怕勾起祁海的伤心事。
届时若再有什么剧烈反应,只怕伤口就会撕裂了……
祁海停顿了一下,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霍然抬头。
“颜予先生……今日是几月几日?殿试……还有几日?”
颜予想说明天就是殿试了,但张了张嘴,却并没说出来。
以祁海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再去参加那磨人的殿试了。
殿试一共有两场,八月五日的乃是预试。
做的题并不是主要题目,简单来说就是预演。
但这题不能不做,若是不做,就失去了殿试的资格。
八月六日才是正式的殿试。
这两日,参加殿试的考生,分别需要在靖和殿和靖泰殿跪坐八个时辰。
不说做题,单说跪坐八个时辰,就需要极大的耐性。
不能上厕所,不能吃喝。
更何况,还要做题。
祁海,终究是与这场殿试无缘了。
他有些不太忍心告诉祁海这个事实。
后面的两个门生对视一眼。
二人一个稍长一些,在颜予诸多门生中排第十八,姓刘,单名季,字鸿光。
另一个排第二十,姓胡,单名远,字一甲。
刘季在这个时候插口说道。
“老师不忍心告诉你,是怕你心有不甘。”
“其实明日便是大朝殿试,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参加。”
胡远也接口道。
“是啊,你还年轻,三年后再参加下一次的殿试也一样。”
“不过……我看,就算是三年后,你这个身体只怕也承受不了那十六个时辰的双殿试。”
“还是算了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二人说话的语气看起来很温和,但听在祁海的耳中就仿佛有刀子在扎。
祁海眼神一凝,脸色一僵,嘴里喃喃念叨。
“明,明日?”
颜予眉头微微一皱,回过头扫了二人一眼。
还没等他说话。
祁海突然“哇”的一声哭了,泪流满面,疯狂的摇着头。
泪水流到脸上的伤疤处,剧烈刺痛。
“不……不!这次殿试,小生必须参加!”
“母亲……母亲……母亲身染重病,被老师接入府中养病,医师都说无法救治……要不多时便要……”
“母亲说,她最后之愿便是看到小生位列三甲……”
“母亲……小生一定要参加殿试……一定要夺回功名,给母亲看看……给母亲看看……!”
他突然止住哭声,抬起脑袋,红肿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
“颜予先生,小生……便是爬,也要爬到金殿之中参加殿试!”
“若这双手无法用笔,就算以口衔笔,也要答题!”..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