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其他小说>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 第59章可否为今年大文宴作序
 热门推荐: 星武耀 传奇浪潮十八年 大梦主 狩猎邪神计划书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原来你是这样的天选之子 我在大唐有后台 神魔书

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秦衣看向秋棋,努了努嘴,那意思似乎是在说:
阿秋,你怎么看?
秋棋以挤眉弄眼做回答:
你和我想的一样吗?
秦衣嘴角微微上翘,点点头,意思是:
一样。
在他们二人看来……
荀阳这番作为的最终结果只可能是两个字:毁灭。
在天子面前与颜予叫板,无异于自断前路。
更何况他还并没有占到理……
一代帝都才子荀玉珏,可怜才学过人,奈何太不会做人了。
他连正安帝和颜予,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清楚。
颜予是因爱才,才叫他到天子面前觐见的。
如果他到这里来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质问,而是在举手投足间展露一下自己的才学。
在颜予爱才心切的推波助澜之下,是很容易获得正安帝青眼相加的。
可他却放弃了自己最佳的机会。
不仅没有感谢颜予给了他御前觐见的机会。
反而还想要靠着踩颜予,反而还想要靠着所谓顺理成章的推理来博得天子青眼……
愚蠢。
这就是典型的被妒忌冲昏了头脑。
平日里,就算是傻子都做不出这种愚昧的事情。
一个被当朝首辅手把手教导了十年之久的人……!
居然连这点情商都没有,连这点耐性都没有?
事实证明,过多的吹捧是会毁掉一个人的。
有时候崭露头角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崭露头角,那就是在自毁前程。
荀阳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他有才学不假。
才学之高,就连身在朝中最稳重、最讷于言的颜予,都为他说话。
可他实在太想获得天子青眼了,他太想拿下头筹了。
也太自负了。
所以会输不起,所以会自以为是,所以会妒忌。
秦衣二人都没有把他说的一大通污蔑的话看在眼里。
因为他们知道,荀阳不会是他们眼前大道的拦路石。
荀阳之名,从今日以后,将彻底消失在大靖文坛之上。
王璞齐都救不了他。
颜予一番冷言冷语,就如同一盆冰水当头将荀阳泼了一个透心凉。
连……韦先生都没有资格?
众所周知,颜予是最敬慕韦先生的。
他真的能为了捧一个后辈,将话说到这种地步吗?
荀阳原本满腔热血,满腔道理,居然全都如鲠在喉。
张了张嘴,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而也就是这一个愣神的时间,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冷汗瞬间就打湿了他的衣襟。
我……
我在干什么?
我到底在干什么!
这可是御前啊!
颜予可是天子身边最近的人啊!
是内阁圣相啊!
我……我是不是疯了?
我居然在天子面前质疑颜予?
这一刻,他发现前一刻还被他视作真相的很多道理,居然漏洞百出……
颜予想要捧一个后辈,有千万种方法。
犯得着用这么简陋的手段吗?
找一个不会书法的人来捧?
颜予也不是傻子啊!
他慌了。
嘴唇都在颤抖。
他想要说话:
“颜……”
可看着颜予如同寒窟般的脸色,他知道没机会了。
颜予平素待人,尤其是对待地位比他低的人,向来都是温文尔雅,言笑晏晏。
何曾像现在这么冷过。
咕咚。
他咽了一口唾沫。
他好后悔!
正在气氛凝固在冰点的时候。
正安帝一拍桌案而起。
淡淡道。
“将此子拖出去,朕永远不要在朕之朝堂上,见到他!”
陈角在旁看着,听着。
内心长叹,摇了摇头。
这要是十年前的正安帝,刚刚荀阳无理搅三分的一大篇废话,就能惹来杀身之祸。
前文说过,正安帝内心里有一根极准的线。
别人说出来的话,是真是假,是忽悠还是真相,有没有道理,他一听就能分辨得出。
所以才能识人分明,用人不疑。
对于那些试图误导他,对他进献谗言的人……
他从不留情。
这也就是上了年纪了,不愿意杀生了。
所以才能这么仁慈。
荀阳是不幸的,却同样也是幸运的。
起码留了一条命。
荀阳浑身发颤,身子如同筛糠一般颤抖。
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连看都不愿意看他的背影……
他伸手想要抓住,可却说什么都抓不住。
“陛……陛下……”
黑荞踏前两步,将之牢牢按在原地。
只此一抓,内气如注,将荀阳牢牢封死。
荀阳就连话都说不出,想挣扎都挣扎不了。
黑荞就如同提小鸡崽子似的,毫不费力地将他拖了下去。
正安帝回过头,有些愠恼的看了颜予一眼。
“没想到朕之颜卿,也有识人不明的时候啊。”
颜予摇头叹息不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世间言过其实者,太多太多……”
“今次是臣识人不明,请陛下降责。”
正安帝亲自前走两步到他的身边,俯身将他搀扶了起来。
“朕了解颜卿求贤若渴之意,更何况今日也并非全无好事。”
“颜卿不是还为朕发现了奕勤师兄弟这天纵奇才吗?功过相抵,朕不怪你,起来吧。”
说着,他朗声大笑,侧头看向秦衣二人。
招了招手。
“徐美人,还不将祁秋之书法拿与朕看。”
秋棋满头大汗……
秦衣竟然有些想笑。
徐美人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将那首御歌行呈递给正安帝。
正安帝将纸页一展,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放声大笑。
笑着将纸页递给了颜予看。
颜予紧跟着笑而摇头。
真的很丑……
难怪会有人冒出头来质疑。
这书法,简直与其才学毫不般配……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天才。
可像秋棋这样古怪的天才,他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明明一手烂字,却能写出绝世的诗篇。
秋棋有些羞赧地笑了。
“咳……草民……”
颜予笑着看向他,突然说道。
“陛下,臣还有一事相求,望陛下应允。”
正安帝手捻胡须。
“哦?朕今日心绪甚是畅快,你且说来。”
颜予道:
“往年大文宴,都是请延颇兄为大文宴题序。”
朱骏,字延颇,官拜内阁从二品宰相。
在大靖文坛中的地位仅次于颜卢。
“今年臣忽有一奇思妙想,既然有二位大才在侧,何必再劳延颇兄多费心神。”
“不妨将这作序之任,交托于二位大才之手如何?”
正安帝眼睛一亮。
“不错,此提议甚和朕心。”
他转向秦衣二人。
“颜卿所请,不知二位高足意下如何?”
“可否为今年大文宴作序啊?”
秦衣看向秋棋。
一来,他啥都不会,写个屁的序……
二来,这个机会虽然说是给他们二人的,但实际上颜予说出这话,很明显就是为了秋棋。
不是有人质疑秋棋的字丑,写不出好文章吗?
那就给他一个机会。
让他在众目睽睽写出一篇好文章来给所有人看看!
将一切质疑的声音堵住。
秦衣直嘬牙花子。
一代圣相,万人之上,居然能为他们这种草根考虑到这种地步。
颜予,真乃国之栋梁。
情商之高,行事之伟,令人心生敬意。
这才是文人应有的大气。
秋棋又何尝不明白颜予的苦心。
这么多人看着,又是出自正安帝金口,他怎么可能拒绝。
泯然一笑。
“好,既然陛下与颜予先生愿意相信草民二人,愿意将此重任交托于草民二人,是我等之荣幸。”
他侧头转向秦衣。
“师兄,小弟素来好抛头露面,而你不喜争风,不如就将这机会让给小弟如何?”
这是做戏做全套,秦衣当然点头。
“师弟请。”
秋棋踏前一步。
陈角早已当先在桌案上铺开纸页,正在研磨。
颜予拿起一杆笔,却并没交给秋棋,反而径直走到桌案前。
“颜予愿为祁秋才子之笔。”
秋棋瞳孔一缩。
内心对于颜予的评价一提再提。
就算不提官位,颜予他堂堂大靖文坛的一把手。
不仅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淡然至极的承认才学低于自己一个草根。
而且此刻甚至还愿意亲自出手,帮自己代笔……
若文人皆如此,文坛岂会凋敝?
秋棋说道:
“祁秋之书法确实难登大雅之堂,劳烦颜予先生了。”
“能得颜予先生亲自代笔,祁秋此生无憾。”
他面露沉思之色,口中朗声道。
“大文宴序。”
“安十六年……”
颜予运笔如飞。
满座儒生纷纷离座,似乎想要挤到屏风另一边来观摩。
秋棋的才学,配上颜予倾国的书法。
对于文人来说,还有比这更让人激动的事情吗?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家伙计说他是穿越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