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 历史军事> 大国战隼> 第633章 死也要当飞鲨!
 热门推荐: 白云殿内长生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武谪仙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万界点名册 绍宋 藤壶 我有一座冒险屋

大国战隼由笔趣阁(m.bqg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我战术导弹饱和攻击之后,海军部队空军部队同时出击,争夺制海权制空权,战役前提我只需要取得方圆五百公里的制空权制海权,我后面的渡海登岛部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发起渡海登岛作战。征集民用船舶改造成火力船,只需要低进五十公里范围,陆军的重型火炮就可以从船上向岛上进行射击,为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掩护。这些作战动作必须要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完成,足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你这还不是老一套呢吗!和七八十年代的战术有什么区别?要我说啊,大量使用空降兵部队直接在敌军纵深开辟战场,充分调动敌军之后,再使用登陆部队进行渡海登岛,这样效费比更高!”
“高个屁你懂个屁!历史上最成功的空降作战伤亡率都超过了百分之三十!你这是不拿战士的命当命!按照我的战术,先使用饱和火力摧毁敌军的绝大部分固定军事设施火力阵地,打击他们的雷达站、机场、港口。主要进攻必须要依靠登陆部队稳扎稳打地推进!空降作战只适合小规模的特种作战!你大规模使用空降兵部队会造成无必要的损失!这叫高效费比?”
持相左观点的两派老头就面红耳赤地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开始摆资历了,这个说我当年带兵打仗如何如何那个拍桌子说我当年搞合成化演习怎样怎样,乱成一锅粥了。
张海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他看来老爹这些老头的战术都老掉牙了自己的牙也掉了,而且海航的领导在看着,实在是让人脸红了。
他这次不管了,连忙上去拽了一把老爹的胳膊,张老猛地一回头就要训斥结果一看是儿子,脸色就缓和下来了,“你怎么回来了,不上课?”
张海洋低声说,“爸,渡海登岛作战这种大事先放一放吧,部队领导来家访了,您赶紧跟我回家先处理我的小事。”
“家访?家访什么?我说一百遍了,不许你当兵!”张老脸色就变了,大声说道。
这下作战室都安静下来了,才注意到多了几位现役军官。
李战不得不走上前向各位老军头敬礼,态度恭恭敬敬的,哪里还有拉杆小王子的微风,在这里他就是孙子辈。
足足一个多小时李战才应付掉那些老领导老干部的盘问式谈话,挺冷的天居然额头冒汗了。然后才跟着脸色铁青的张老离开老干部活动中心,哦不,是前线指挥所。
李战都纳了闷了,这张老怎么就这么反对儿子当兵呢,而且刚才看其他老干部的意思,好像对让后代当兵也不是很热衷。这个情况不太对。
故意落后几步,李战低声的把疑惑对刘洋说了,刘洋低声解释道,“这个干休所住的大部分都是参过战的老领导老干部。如果你在战场上经历了生死直面了战争的残酷,你会让后代当兵吗?”
李战足足愣了很久,这才唏嘘道,“也许不会,也许会。”
“其实啊这不是唯一原因,还有就是因为人年纪大了,对孩子就不怎么管了,想从事哪个行业就从事哪个行业。当然,也有一部分老领导老干部早早的就把孩子的路给安排好了,往部队一扔,这辈子就这样了。”刘洋说。
李战依然无法感悟其中的思想,也许等他到了同样的年纪了,才会有相应的感悟。
到了张海洋家,李战总算遇到好脸色了,张海洋的母亲周阿姨就非常的客气,忙前忙后的准备水果什么的。
周阿姨也不年轻了,当年生张海洋的时候三十五岁,妥妥的高龄产妇。退休前在海军通讯部队工作,是老通讯了。因为职业的关系,周阿姨说话给人播音人的感觉,字正腔圆情感饱满非常的清晰。反观张老,讲话都带着一股海上飓风的味道,呼呼的,让人心生畏惧。
李战知道这次家访不好办,家长原来的级别比他们部队长都要高,正常谈恐怕是谈不下来。他决定进行战术家访。
“张老您好,我是飞鲨部队的总教员李战,这位是我们机关警卫士官裴磊同志。”李战汇报工作一样自我介绍。
张老点了根烟,指了指茶几上的中华,李战笑着摇头,“我们不抽烟。”
“这么年轻的总教员,总教员什么级别,你看着像个搞文职的,把你证件我看看。”张老毫不客气地伸手。
周阿姨端着水果来,瞪了张老一眼,“老张你干什么,部队的同志你看人证件做什么。”
李战连忙取出证件双手递过去,“老领导要看证件完全没问题的,在老领导面前我就是个小兵嘛,呵呵。”
张老老花镜戴起,认认真真的看证件,还对了李战几眼,突然问,“你原来是空军的?”
“是的,您老看出来了?”李战回答。
张老把证件还给李战,“听说空军出了个超级王牌,在法国军事交流的时候搞坏了人家很多船很多飞机,是你?”
“是我。”李战笑着说,“不过当时我已经调到海航飞鲨了,是咱们海军的人。”
张老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来了兴趣,“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战把过程讲了一遍,然后有些尴尬地说,“他们认为我的飞行是不专业且不安全的,但是最后的调查结果是明显的,我的操作是规范的,是符合国际标准的。造成这样的事故,只能说他们的安全意识不够强,沟通方面也出现了问题。”
“嗯,你说得在理。”张老竖起大拇指,眼里放着光芒,“越南鬼子我打过美国人没打过,你小子不错啊,替我们这代人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李战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不只是美国人,印度人日本人,他们都败了,我不是针对其中某一方,友好对抗赛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只是说他们的飞行员技术真的很渣。”
“哈哈哈!”张老“龙颜大悦”的样子,如果有长胡须的话估计要一捋胡须仰天大笑了。
李战顿时高兴了,感觉说服张老有希望了。
结果,张老话话锋猛地一转,道,“不过,我是不会让我儿子去当兵的,更不要说海航飞行员!坚决的不行!”
一句话把路给堵死了,一瞬间张海洋的心死了,李战的心也快死了。
可是李战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不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彻底失望的。正如他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林晓雨这样一个好苗子无缘于飞行不远几千里跑过来做第二次政审。他对成达等人说过一句话:“行不行看他以后能力,但是给不给他机会只在我们的一念之间。诚然我们完全可以不管,不管他是符合规定的,但是也许就是因为我们嫌麻烦而断送了他原本该有的机会。”
凡事做到问心无愧大概是最难的,恰恰因为如此,问心无愧才难能可贵。
李战严肃起来,认真地问道,“张老,您为什么如此反对张海洋从军?”
张老看了周阿姨和张海洋一眼,说,“你们出去走走。”
李战也看了裴磊一眼,后者立马起身敬礼干脆果断地走了出去。
客厅只剩下李战和张老了。
张老站起来就脱衣服,上身全脱光,得亏屋里有暖气,不然以今天的气温老人家非冻坏不可。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在于李战看到了张老那遍布上身的伤疤,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全是弹片造成的伤。
重新穿好上衣,张老面无表情地沉声说道,“我是被我老婆从死人堆里扒出来了,脑子里还有一块弹片取不出来,有时候犯毛病就是因为这个根。当时大家都认为我死了,司务长已经在阵亡名单上写下了我的名字。是我老婆把我扒出来要求进行抢救,从鬼门关把我拉了出来。”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让张海洋从军是吗?答案很简单,我就一个儿子,他得好好的活下去传宗接代,我家三代单传,到他这一代就他一个男丁,明白吗?”
李战默然。
他当然可以拿出一大堆大道理来进行反驳,可是面对如此现实的情况,有些时候真理能够发挥的作用相当有限。晚年得子,三代单传,为了让家庭血脉延续下去而反对儿子从军,难道很难选择吗?
对于张老这一类参过战的老兵来说,他对部队的感情绝非寻常人能比拟的。李战敢在张老面对讲那些大道理吗,他不敢,因为他肤浅得很!面对一位十六岁参军把整个一辈子都奉献给部队的老兵,他肤浅得很!
良久的沉默,李战沉声说道,“张老,我是零八年底下部队的,到了二师三个月内遭遇了三起特等险情。所有人都不认为我能把飞机开回来,其中有一次甚至弹射了,所有人都认为我必死无疑,可我还是活得好好的。”
“这仅仅是冰山一角,短短三年里,我遭遇的特等险情、一等险情十几次,甚至比一支部队数十年历史以来的总和还要多。一些战友在遭遇特等险情的时候处置失败牺牲,是因为我的能力比他们高超吗?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运气非常的重要。”
“许多人说我开飞机费发动机,意思是说我特别糟蹋飞机。好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冷笑话,其实理解内情的都知道并不是这么简单。难道大家都喜欢遭遇险情吗?张老您应该明白的。总会要有人去承受这一切的,既然选择了我,我就义无反顾。当然,也许您认为这可能和我有个弟弟有关,不怕断血脉。可是这些是我们能够决定的吗?在交通事故中伤亡中的人数远比开飞机的多,更遑论疾病。如果我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您肯定会不屑一顾,因为您对这句话的理解和体会远比我深刻。可是在我看来,在张海洋看来,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看来,难道我们没有权力要求去体验不一样的深刻人生吗?您年轻的时候难道不是这样吗?”
李战一口气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张老陷入了沉思。
良久,李战说,“张老,张海洋是很好的苗子,他不当飞行员真的很可惜,而且他喜欢当飞行员。与其强迫他从事不喜欢的工作,不如让他自己选择,这对他来说是青春最好的印记。再者说了,就算是参军当飞行员也不是要一辈子留在部队了。有几年经历总归是有好处的,这一点您比我体会更深刻。”
“小李,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并不是反对张海洋参军,而是我反对他进入海航服役,更反对他到你们飞鲨部队服役。这里面的原因相信你是知道的,飞鲨飞行员被喻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这方面你比我清楚。你如果答应让他在陆勤岗位工作,我可以松口。”张老严肃地说道。
李战摇头说,“张老,我是过来选飞行员的,非空勤人员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是空勤人员不仅是飞行员,我既不能保证张海洋能够顺利通过一系列的训练和考核成为飞行员,也不能保证他一定不能成为飞行员。到了部队许多事情就都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您是老领导您很明白。”
“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绝对不会让张海洋到飞鲨部队服役。”张老的态度非常坚决。
张海洋突然冲进来,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爸!我一定要当飞行员!我一定要当飞鲨部队的飞行员!您有您的考虑我有我的理想!在有机会成为飞行员的时候如果我不珍惜我怕以后会后悔!”
“我不管您反对还是支持!我已经报名!只要部队决定征集我入伍谁也干涉不了!”
“造反啊!”张老拍案而起怒目而视。
李战连忙站起来说,“张老息怒。张海洋!不能这么对你父亲说话,有矛盾解决矛盾,大家坐下来好好谈,生气解决不了问题。”
周阿姨跟着进来帮着劝说,“老张,孩子想参军就让他去,你总不能要求孩子按照你的意思生活,老了老了你就好好当你的老人。”
原来一直在门外守着听。
“你也帮腔?你知道他要去什么部队吗?他要去飞鲨部队!他要去的是飞鲨部队!全军危险程度最高的部队之一!”张老指着张海洋怒道。
“什么!?”周阿姨大吃一惊,脸色顿时有些白了。
李战尴尬不已,飞鲨部队这么恐怖吗,怎么都跟听见了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张海洋脾气也起来了,大声说道,“我死也要当飞鲨!”..

笔趣阁(m.bqg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大国战隼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qg999.com

上一章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